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藝術展覽成網紅打卡熱門 是時候學習觀展“拍照禮儀”了

2021-03-18 11:05
來源:北京日報

藝術展覽成網紅打卡熱門,有人樂在其中有人不勝其煩

是時候學習觀展“拍照禮儀”了

“一些人來了(美術館)之後不認認真真地看作品,只是拍照片,這個現象是有的,但是不普遍。我認為能到這裏拍張照片本身就是好事情,當然不能影響其他觀眾。對美的欣賞需要一個時間,需要一種認識,也需要一種境界。”

日前,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在採訪中談到美術館成拍照打卡熱門地的現象,這一話題很快登上了網絡熱搜。如今在大大小小的博物館、美術館裏,都行走着“拍照大軍”,他們有的專注於拍攝展品,少數則充當照片裏的模特,將展廳作為自己的“攝影棚”,引起了一些觀眾的反感。無論是出於跟風、炫耀,還是對藝術作品的熱情,拍照這件事兒雖然無可厚非,卻也不能忘記了秩序和禮儀。

現狀 打卡拍照受熱捧

作為中國古代藝術的愛好者,上海明圓美術館原副館長陳君達認為,拍攝珍貴展品照片留存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我一般在博物館參觀時,看到重要的、有特色的展品就會用手機拍下來,一方面是一種紀念,另一方面也是記錄,因為時間久了視覺記憶會淡忘,且有的展覽不出圖錄,自己拍下照片後可以作為以後研究的資料。”

不過,陳君達也表示在觀展中常遇到有人帶着“長槍短炮”在某件作品前長久停留拍攝,讓周圍的觀眾感到無奈。“去年我參觀故宮的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覽,展覽現場有太多拍照的人,還有的人舉着直播中的手機走來走去,旁若無人地對鏡頭拍攝到的內容進行並不那麼專業的講解,一不小心會碰到其他觀眾,讓展廳裏有些混亂。”

如果説古代文物展裏的拍照者主要是拍展品,那麼當代藝術展裏“拍自己”的觀眾相對來説會更多一些。“奉上我的實地探測拍照攻略:推薦大家穿白色衣服,不撞色,就算你是拍照小白也容易出片!”在微博、小紅書等社交平台上,不少網紅經常推出打卡拍照指南,在他們的攻略裏,藝術展覽成為絕佳的拍照背景板,拍照的核心是怎麼拍最好看,“美術館穿搭”“美術館妝容”“美術館濾鏡”等都是重點探討話題。美術館富有設計感的內部空間、布光以及個性化的藝術作品,成為吸引他們拍照的關鍵。

展館 多持開放包容態度

“除非是有的展品出於保護文物或者版權原因不允許拍照,其他情況下觀眾在參觀中的自發拍照和分享,是出於對作品的喜愛,對於展覽是一種無形的宣傳,這是件好事。”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館長何加林説道。記者查詢發現,目前絕大多數場館對參觀者拍照持開放態度,只要遵循場館要求,不開閃光燈、不影響其他人即可。

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副館長尤洋表示,早在數百年前盧浮宮面向公眾開放時,雖然當時還沒有照相技術,但已有觀眾找畫家把自己參觀的場景畫下來,以此分享和炫耀自己的“在場時刻”,展示自己的藝術鑑賞力。這與如今觀眾對觀展時拍照的喜愛一脈相承,觀眾在參觀展覽中拍照的行為,雖然可能存在愛美、炫耀的動機,但也藴含着視覺思考、生產與傳播的過程,展現出每個人的創造力。

觀眾與展覽進行互動、分享的熱情,也推動了一些展館在策展過程中增強趣味性和交互性。在何加林看來,展覽不僅要在內容品質上下功夫,也要順應網絡傳播規律,學會運用先進科技手段進行內容的宣傳推介。而尤洋表示,美術館一方面不能淪為完全迎合觀眾拍照展示慾望的“主題樂園”,另一方面也要尊重觀眾的感受與期待,在堅持其學術主張、社會責任感的同時,提升觀眾參觀體驗。如何讓通過“拍照”踏入藝術殿堂的觀眾變成美術館美育的對象,是美術館和博物館應該思考的課題。

提示 別因拍照忽略眼前之美

“麻煩您讓讓,我拍照呢!”在一些熱門展覽的展廳裏,有時會聽到這樣的聲音。觀眾曉飛吐槽稱,每次遇到網紅拍照時都只能中斷參觀的線路,最怕遇到在某件作品前一套一套換衣服的人,“他們佔着最佳位置,明明自己不關心作品,卻讓其他人沒法靠近看。”

“對於一些干擾參觀秩序,引起觀眾反感的行為,展覽方有權制止。”何加林表示,展館對於參觀的文明禮儀應進行必要的規範,對展廳內觀眾影響比較大的一些行為,例如直播活動,應要求其事先向展館申請,在受到允許的前提下進行。

“在展廳內拍照要遵循的禮儀,就是不對他人和作品造成冒犯,彼此尊重。”尤洋説道,觀眾須在拍攝中注意以下幾點:留意標註“禁止拍照”的作品,保護其版權;拍攝文物時主動關閉閃光燈;謹防三腳架、自拍杆等可能帶來的危險等。“博物館、美術館的從業者也要提高服務意識,對此類行為進行説明及引導。”

無論使用多麼高清的鏡頭和好看的濾鏡,照片無法代替眼睛現場感受到的作品之美。“希望觀眾不僅僅是拍照,而是真正用心地閲覽作品,在社交平台發佈觀看感受的時候,不僅是曬圖,更能夠配以對其內涵理解的文字,這樣的‘曬圖’會提升到更高的層次,觀眾自身也能夠從中獲得更大的收穫。”何加林説。(記者 王廣燕)

責任編輯:王靜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