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政局突變,緬甸走向何方

2021-03-18 09:04
來源:半月談網

緬甸首都內比都街頭 張東強 攝

張雲飛

2月1日,對緬甸來説是一個“歷史重演”的日子。原定新一屆緬甸聯邦議會(人民院)當天開幕,國防軍卻在當日突然以憲法名義宣佈接管國家權力,推翻全國民主聯盟(民盟)政府,推翻去年大選民盟獲勝的結果。國防軍於當天凌晨拘押緬甸總統温敏、國務資政昂山素季等一批民盟政要。緬甸軍方隨後宣佈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國家權力被移交給國防軍總司令。

初觀:是大體平穩還是暗流湧動

2月2日,民盟中央執委會發表聲明指出,國防軍接管政權,是違憲行為,是無視民權。聲明稱,國防軍的行為嚴重阻礙民主轉型,影響建設民主制聯邦國家、防控新冠疫情、鞏固民族團結以及國內和平與發展。民盟聲明提出3點訴求:要求軍方儘快釋放總統和國務資政等所有關押人員;要求承認2020年全國大選結果;要求依照憲法召開第三屆議會。

已簽署全國停火協議的民族武裝發表聯合聲明,反對軍隊奪取政權,呼籲儘快釋放昂山素季。一些政黨和社會組織也陸續發聲表達不滿軍隊行動。2日夜晚,仰光市民在家敲打鍋碗瓢盆表達抗議,響聲震天。聯邦鞏固與發展黨(鞏發黨)則牽頭少數政黨發聲支持軍方接管國家權力。

從表面看,緬甸全國總體上大體平穩,沒有異常激烈行為發生。然而,緬甸政治分析人士認為,未來局勢難以太平,現在已是暗流湧動。

誘因:是大選舞弊還是權力失衡

依據軍方公告解析,國防軍接管國家權力的理由主要有三條。第一,去年大選存在嚴重舞弊,聯邦選舉委員會和民盟政府沒有迴應在野黨要求調查處理大選舞弊的訴求;第二,民盟政府沒有接受軍方要求推遲召開第三屆議會(新議會),也沒有接受在野黨議員和軍人議員要求先召開第二屆議會特別會議,討論解決大選舞弊問題;第三,民盟政府的有關做法影響了民族團結、社會穩定和民主進程。

緬甸政治分析人士認為,所謂大選舞弊或稱大選分歧,僅是這次“軍事政變”的直接誘因。深層次原因則是民盟在去年11月8日舉行的全國大選中獲得一邊倒大勝,與國防軍血脈相連的鞏發黨遭受空前慘敗。

緬甸問題專家們注意到,鞏發黨大選後一直不承認敗選,儘管軍方選後還曾公開表示願意接受大選結果,並於去年12月提交了新一屆議會非選舉軍人議員名單,但是隨着鞏發黨不滿情緒強烈,軍方轉向自己調查所謂大選舞弊問題,還不斷宣稱大選問題普遍而嚴重。

分析認為,如果各方承認大選結果,那麼民盟在緬甸政壇上的話語權重和影響力就會大增,而鞏發黨則會越來越微不足道,從而也會影響到軍隊的政治作用。

走向:是走回頭路還是走向民主

儘管軍方宣稱依據憲法接管國家權力,但緬甸國內一些人擔心軍方走回頭路,重新回到軍人威權時代。緬甸人的這種擔心不難理解,因為緬甸過去曾經歷軍人統治長達50餘年。其中的酸甜苦辣緬甸人普遍感受深刻,記憶難抹。

不可否認,從2011年正式開啓的緬甸國家民主轉型是國防軍主導推動的。這條民主轉型之路事實上也是被各黨各派和各界各方所接受的緬甸發展之路。從軍方最新表態看,國防軍依然堅守他們自己主導制定的現行憲法,公開承諾在緊急狀態結束後舉行多黨制全國大選,並願意把國家權力交給大選獲勝的政黨組閣。

由此可見,現在就認定軍方將走回頭路,回到威權時代,謀求長期執政,根據不足。專家們認為,緬甸會在民主轉型道路上緩慢前行。對於緬甸軍方來講,尊重民意,兑現承諾,對包括軍隊在內的各方均有利,緬甸政局發展也會大體可控。反之,就將與動盪相伴。(作者系新華社世界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刊於《半月談》2021年第5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